大江东|乌龙电话成热线网红大润发店长和他的105个兄弟

一个误操作的乌龙,大润发上海南汇店店长王忠魁的私人电话号码被当成物资紧急热线发了出去。私人手机秒变求购热线——这个故事被自媒体公号发表,呼应了封控中急需物资的上海市民的情感需求,王忠魁也成了网红, “一天下来,接了100多个电话”。

大江东来到位于浦东新区人民西路的大润发上海南汇店,采访了他和他的同事们。

这家店守着一个镇。作为离迪斯尼乐园不远的浦东新区惠南镇的重点物资保供企业,大润发已成周边小区居民物资保障点,“每天要接2000多单”,基本能保障两三个小区的物资供应。

4月1日早上6点多,一份带着王忠魁手机号码的物资保障通告发在网上。7点,他接到第一个求购电话。

“当时没意识到私人电话公开了,”他说,“毕竟我是个大商超店长,这时候找我买物资挺正常。”结果一连接了100多个电话,“一天下来,头都晕了!”

早在3月29日那天,王忠魁接到通知,要求晚上8点钟把物资备好,“当时惠南镇大部分社区封控了,留出4个小时,让大家采购接下来几天的食物。”

超市特别特别忙,所有蔬菜、水果、鱼和肉当晚全部卖光,连第二天的货都卖完了。“看着空空的货架,深深感觉,幸福就是肉和蔬菜!”他感叹。

开始的来电都直接报菜名,需求量最多的是蔬菜、肉类、蛋制品、副食品等。王忠魁在商超干了17年,每年抢年货、大促销,经历了不少,也在疫情期间做过物资保障,“但这一次不太一样。”

王忠魁每天都要盘点库存。目前,西葫芦,土豆,西红柿,黄瓜等大众品类基本充足,油盐酱醋米也没问题,就是小品类货物暂时有缺失。毕竟先要保障最基本的物资,品类太多,人力就不够,保供效率也会降低。

“货源不存在太大问题,基本的叶菜、根茎类、花果类菜不缺,一些包装菜,因为加工人手紧张,可能会有些短缺,但我们在中原店建了小分仓,进行包装菜加工,然后分发到上海各门店。”他说。

“土豆9份,西兰花7份,娃娃菜7份,苹果4份……”4月9日下午5点,超市工作人员给附近的民乐城建欣苑东苑小区28号楼的居民集体采购分发货品。仓库里,一车车物资已经打好包,等待着送货车。

“母婴用品需求非常多。”王忠魁说,一位年轻的妈妈,孩子刚出生20天,没有母乳,奶粉也吃完了……回想起那个妈妈的声音,王忠魁的鼻子都发酸。电话里婴儿的哭声又急又尖,年轻的妈妈扯着嗓子才把需求说清楚,挂电话前一连说了十几声谢谢。“我明白,孩子饥饿难耐的时候母亲有多着急。”他联系店里负责母婴产品的科长唐大姐,立即派人将奶粉送了过去。

不光是惠南镇的人找他买奶粉了。网上购买渠道太窄,小品类物资出现货源缺失情况,“大润发总部正在协调,相信很快会缓解。”

老人求助也很多。有一次,他们给一个老太太配送香蕉,说不吃就会便秘。“老实说,我有点犹豫,因为我们主要解决吃饭问题,虽然说人不能让那啥憋死,但总急不过饿肚子吧?”有个女员工听到了,告诉他老年人的便秘非常痛苦,用力过大还可能引起心脑血管问题。

最让他意外的急需物品是成人纸尿裤。“我一般不会细问,我猜可能是家里有卧床老人或伴侣,作为亲人肯定很着急。”他说。

手机数据线也成了紧俏物资。小区封控后,手机几乎是对外联系唯一渠道,数据线一坏,等于是和外界彻底失联。“印象最深的是个小姑娘,说手机只剩不到10%的电了,带着哭腔问我大概多长时间能送到,她必须马上关机,预估好时间才能开机接电话。”这些不在计划内,但没法不管的情况,王忠魁只能派人去送。

“不知不觉,我和我的员工们守在超市38天了。最多的时候,加上导购、服务人员和商户,一共有640多号人被封在大润发。”王忠魁说。

商超里有各种生鲜食材,吃的倒不愁。做烘焙和熟食的员工也都在,吃饭就自己烧。“熟食区有烧饭的大锅。做一顿饭的劳动量挺大的。”

后来经过两次核酸检测,没有发现阳性,超市暂时解封。又过了半个月,王忠魁召集员工开会:“很多员工被封控在自家小区了。为了保障店里运转,需要留一部分人留守大润发。因为封控,你可能不能回家了。这是个困难的时候,大润发也好,社会也好,需要大家负起责任来。但家庭确有困难的,就回去,不强求。”

最后,105个人留下来。“员工都很单纯,就是觉得这个时候有人需要他。”他和员工们在超市里打起地铺,防潮垫一铺,办公室变了卧室,白天收起来,又变回办公室。

困难激发了员工的使命感,大家斗志昂扬,抢着干活。“他们收到很多社区群反馈,很多点赞。虽然守在这里很久了,但看见自己每天做的事情,对外面世界的积极影响。就不会太压抑。”

在大润发超市南汇店采访时,超市员工正排队做核酸检测。“疫情这么久了,店里基本还是安全的。”王忠魁说,超市每隔一天做一次核酸,每天都做抗原体自检,降低风险概率。

他们采取静止化管理,员工不可以出去。配送的时候,在提货点的时候,都穿着防护服,消杀工作也全部做到位,尽量避免感染风险。”我们这么多人,承担着保供任务,自身安全首先要保障。“

“做好防护,才能更好为居民服务。”他最操心的还是防疫问题。“奥密克戎传播太快了,只要我们有一例感染,店里就很快会出现很多阳性病例。保证安全,是我最重要的工作。”记者在超市收货区看到,那里放了一台喷雾机,每辆车进去都要消杀。

在惠南镇政府牵头下,超市摸索出一种新的配送模式。以社区为单位保供,超市把商品清单给到社区,社区居委收集所有居民需求,统一下订单,接单后超市再统一配送,有效缓解了物资缺失的问题。

按这种新模式操作,一天供应两到三个小区没问题。“这也是摸索的过程,实施起来也有些瑕疵,比如会遇到缺货,客人想订却没订到的情况。”

“骑手数量有限,最难的还是人手不足。”王忠魁说,目前,大润发从华东其他区域的门店召集了自己的支援队伍,已陆续抵达上海。“上海的两家店已经进驻了支援人员,我们店也会在未来两天有支援人员进驻,”人员到位后,可以补充门店力量,派送、拣货、蔬菜打包等方面都会大大加强人手,还可以补充线上加工能力,提升配送能力。配送服务商蜂鸟也从其他地方调集“蓝骑士”,加入配送队伍。“我相信,接下来会有很大缓解。”

一名绰号“黑哥”的惠南镇小老板,主动来超市做志愿者,给居民配送物资。“我问,你一个家有余粮的小老板,图啥呢?他讲,你们是惠南镇的一道防线,他有责任一起做好这道防线。”

“黑哥”给自己的配送货车贴上“大润发民生物资保供专用车”几个字,封控小区居民远远看到,就会跟他打招呼,隔着小区护栏卸货,居民们有时会向他问起外面的消息。“我就好像一个信息三岔口,一头是封闭小区,一头是我们这个封闭的超市,还有一头,是外面的世界……” “黑哥“很骄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