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我在中亚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0万

我从没打算留在哈萨克斯坦,这里只是我为了赚钱而临时停靠的地方。到4月底,我就在这边工作两年了。等到这个月底工资发了,加上公积金,我就会迈入“百万富翁”行列。

我大学的专业是国际经济与贸易。研究生毕业后,我通过校招进入了北京一家矿业性质的国企,主要做市场开发。

虽然当时的工作环境很好,不用加班,同事关系也融洽,但每个月税前工资只有9000块钱,除去租房和日常开销,只能存下一点钱。

我一直以来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在工作的城市拥有一间小房子和一辆小车。我老家在成都,家庭条件一般,父母无法提供帮助。如果一直在北京工作,那我的梦想可能一辈子都实现不了。当时我每天都特别焦虑,甚至到了失眠的程度。

入职一年半后,恰好碰上公司改革,要求入职不满三年的员工都要去海外项目工作两年。我们公司在非洲、中亚、印尼、蒙古都有项目。我的部门经理就替我分析,说哈萨克斯坦很安全,算是发展比较成熟的国家,工资加上补贴一个月能有3万多块。我本着赚钱的目的,也没多想,就主动申请过来了。

我知道海外工程条件艰苦,但到了项目地后,发现居然比想象中的还艰苦。老同事都说这是他们目前干过最烂的项目。

这里距离首都阿斯塔纳三百多公里,四周无人,只有整片的茫茫大草原。冬天的时候零下30多度,大风夹着冰雪,放眼望去只剩下一片白。空气太过干燥,刚来的时候我水土不服,还得了鼻炎。办公室在工地旁边,每天早上办公桌都有煤灰。

我每天工作9小时,单休。工作主要是三方面,一是项目所有文件的收发归档,难度不算大,但特别繁琐;二是会议翻译和文件翻译;三是签证、机票等行政事宜。

和很多外派项目一样,项目地是封闭式管理,大门都不让出,每天就是宿舍、食堂和现场办公室,没有任何娱乐设施,更别提去其他国家旅游了。就算有突发情况要进城,单程就要坐6小时的车,还要经过无人区,翻车了都没有信号求助。

需要的物资,比如必备的护肤品、卫生巾、袜子、内搭的衣服,我都是回国的时候提前囤好带过去。实在是需要当地买的,我就让司机从城里帮忙带回来。那边也没办法网购。

按照公司的规定,我们每5个月可以回国休假1个月。但实际操作上,我待了17个月才第一次回国。不管是中国还是哈萨克斯坦的节日,我们都不放假,我已经在这边过了两个春节了。

有时跟当地人聊天,他们都会很惊讶地问,你一个中国女生,怎么会愿意来这种地方干活?

其实我也崩溃过。除了艰苦的环境外,这边的生活也超级无聊,才来一年多的时候,我觉得我内心有一股火无法释放,都要憋到爆炸了。但现在两年了,我已经欣然接受这种无聊的状态了。我打发无聊的方式,就是用Excel计算我现在有多少存款,未来几个月工资到账了,能存多少钱。

在国企里,很多人家里并不缺钱,他们只是图一个稳定,所以是不愿意来艰苦的环境里挣钱的。因此外派的同事,基本上都是来赚钱的。据说在海外待个四五年,就足够回北京买个三四百万的小房子了。

在这边基本上是不花钱的,工资全都能存下来。公司发了三套工服,一套夏天,一套冬天,还有一套可以根据温度拆装,完全不用自己买衣服。一周七天,每日三餐有厨师负责做中餐,每顿两荤一素一汤配水果,吃得还可以。我独立住在集装箱里,虽然小,但好在带空调和独立卫浴。电话卡、洗发露、牙膏牙刷,用完去领就行,都是项目部集中采购。

我平时在社交媒体上刷到外派工作,感觉来中亚的人不算多,非洲才是主流趋势。但我觉得中亚其实很有前景,因为这边的物资不算丰富,很多产品都依靠进口。比如你走在超市,蔬菜水果的种类很少。很多办公的设备零件,在中国可以淘宝一键下单,在这边就很难买到,甚至我们办公室的打印机坏了,就需要修上两三个月,就因为没有零件。我和同事常常开玩笑说,以后在这边开个公司,把国内的小商品运过来卖。

另一方面,这边的人口密度不算大,劳动力也比较缺。国家是在鼓励生育的,补贴多,教育和医疗免费,家庭只需要负责孩子的吃穿。生孩子生得多的女性,会被政府评为“英雄母亲”。就业政策,对国外工作者不说特别好,但至少是没有歧视的。

在哈萨克斯坦,我感觉大家对工作普遍没有很焦虑,还是比较注重个人享受。国家政策也很保护劳动者。业主和哈萨克斯坦当地的工人分为两班轮流工作,工作两周,休息两周,休假那两周你是完全联系不到他们的。平时我们也不敢对当地员工说重话,怕他们直接撂挑子走人了。如果他们离职了,你还要再发一个月的离职费。

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份高薪工作是不需要付出的,有人加班牺牲健康,有人出国远离家乡,而我选择后者。我其实并不想通过工地外派的方式赚特别多的钱。牺牲两年的青春,以没有个人生活为代价快速攒一百多万,换来我接下来十年二十年不焦虑,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存款给我带来了充足的安全感,我现在可以安排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以给家人买很多东西,可以计划去做近视眼手术……

等到今年7月,这个项目干完,我就决定回北京了。我之后的重心就不再是赚钱,而是找对象、结婚生子。公司要是再让我外派,我会坚决拒绝的。

来乌兹别克斯坦5年,我在这边读研、工作、结婚、生子,过上了舒适的生活。如果在国内,以我出国前的状态,这一切实现起来会很困难。

我来自湖北襄阳,本科学的俄语,2016年毕业后在武汉一家光电子通讯企业做采购工作。武汉的大学生特别多,一份工作,跟你竞争的人有可能比你学历高很多,并且愿意降薪或接受一些不平等的工作条件。那时我一个月工资3500块,房租1400块,收入完全无法覆盖开销。如果一直留在武汉的话,未来没有什么发展空间。

刚好当时我家里人得知,襄阳一家公司有外派乌兹别克斯坦的项目,在招会俄语的人。

我了解到,自90年代苏联解体后,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一直属于静止状态,国民经济,尤其是民营经济,一直是内部流通,直到2016年才全面开放。因此我觉得,这样一个待发展的国家是很有前景的。我的家人帮我获得了工作机会,2019年,我第一次来到了乌兹别克斯坦。

在这边的几年里,我一共换过三份工作,中途还读了个经济学的研究生。第一份是蓄电池的市场营销,我觉得这东西技术含量太低,竞品太多,没什么意思,就辞职去读研了。读完研后,我找了份代建水泥厂的工作,没想到和政府没谈好,4个水泥厂只建了1个,位置还特别封闭落后,我就又换了份工作。

我目前在首都塔什干一家中国公司上班,石业,主要做市场推广和客户关系管理的工作,年薪大概是35-40万人民币。

这个工资水平,比本地人的高很多。本地人平均月薪折合人民币4000块左右。有一些家庭,女性是不出去工作的,所以一位男性挣的钱,需要养他的妻子,至少两个孩子,还有父母,压力很大。其实我还希望工资更高一些,现在准备跳槽到另一家公司。

我平时会接触到很多当地的客户,我觉得在商业上他们和中国人都差不多,比如谈生意时都得宴请、喝酒。但这边比较偏男权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