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银隆花了一笔巨资买了一个老技术?董明珠回应

董明珠:20年前的这张照片,当时我们的口号是“好空调格力造”。20年后的今天,在高质量发展的时代,格力已经成为“好电器格力造”。

主持人:对,这次的对话老友记当中我们请了很多像您这样跟对话有感情的老朋友,但是当中唯一的一项记录是您创造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猜得出这个记录到底跟什么有关,是什么?

主持人:好厉害,董明珠女士作为《对话》的老朋友,在我们的“对话老友记”当中创下的记录,就是来到《对话》节目现场次数最多的一位老朋友,今天是第21次的握手。

董明珠:因为我觉得我对《对话》很有感情,因为每次到这来我觉得我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但是每一次给我带回的这是一股力量。

主持人:今天我们在“对话老友记”为您特别精心准备的一个难忘的瞬间,您仔细看。我们坐下慢慢聊,你看到当时的自己有什么感觉现在?

董明珠:我当时是第一次参加这个节目,其实还是,说心里话还是比较紧张的,特别是对面对你的时候,主持人在我心目当中也是觉得非常的受人尊重,紧张是那一瞬间,然后在进入了《对话》的过程当中,这时我就放开了,就觉得自己对未来的憧憬和美好的愿望都在这一瞬间,这可以释放出来。

主持人:对。如果你有一个机会来请问一下当年这位年轻的董明珠,你很想问她什么问题?

主持人:可能这是你当时埋藏在心中的一个愿望,但是在那一刻未必真的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董明珠:对,其实我看到这张照片,你知道我最想讲的是,我自己在同情我自己,那时候很瘦,我记得我从那时候开始每年都要住医院。

董明珠:对,我也在说我今天刚才讲你说你还问了什么问题,我说你当时想过,今天我告诉你已经从好空调到好电器了吗?其实那时候我根本不可能想到。

董明珠:即使要努力去做,把一件事要做好,而且一定要争口气,一定要做自己的东西。

主持人:这一路走来,其实没有多少人知道董明珠女士内心的世界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一些波澜,可能我们看到的就是从当年非常辛苦,也非常敬业的销售人员,一步一步成为了打造好空调,打造好电器的背后的这位企业家。这一路其实要说你是最富争议的一位企业家,你会同意吗?

董明珠:富有争议才有价值,因为每个人站在不同的角度,他一定不同的视觉,他得到判断的东西也是一个点,他不可能是一个面。而我们自己就一定要做一个全面的,要坚守自己的一个原则,其实你做人原则就是把产品要做好,你不能搞偷工减料,所以这也是一路我被争议的。比如说我们曾经公开信,投诉质量不合格的企业,国家要进行严打。这在一般常人他是不会去做的,你为什么做恶人吗?

董明珠:这个跟你没关系,你为什么去做?但是我觉得我们是中国制造,我们要走向世界,我们就应该要拿刀刃上的,一定要跟自己过不去。但是我们当遇到外部资源环境时候,如果你不去说,都不去说,就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会越来越严重。

主持人:所以这20多年的时间里,你身上就被贴了很多的标签。今天现场还有你的两位老朋友,以你们对董明珠女士的了解,你觉得身上被贴的这些标签里,有没有像她的?

秦朔:我们因为关注中国整个的家电行业,已经有30多年的时间了,从90年开始工作就一直在关注。我觉得如果要我用一个标签的话,我可能会说是这个行业里最较真的一个人,跟技术较真,跟这个产品里面的所有的细节较真。我有一个好朋友是做这个铜管,是中国做的最好的,他也跟所有的空调商,基本上他们都供铜管。那有一次我问他,我说你站在一个供应商的角度,为什么格力的空调最好?他说因为格力的空调里面的铜管最重,它全是真材实料,它没有任何的这个偷工减料,所以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最较真的人。

董明珠:实际上我们还是有一种斗争精神,斗争精神不是说跟别人斗就叫斗争,你把不良的行为或者不诚信的事情你坚决不去做,其实很多时候是消费者看不到的。刚才秦老师讲了一个铜管,但是我告诉你现在我们的空调里面很多是塑料件的,就塑料件里面太有讲究了,我们用回料,就2000块钱一吨,但你用原料的线元钱我肯定就有钱赚,我也可以打价格战。但是我后来跟我们的技术人员讲,我说我们绝对不能做这种偷工减料的事情,一定要用最真实的材料,虽然他看不见。你如果说今天坏了,明天坏了,消费者去修,消费者就要承担意想不到的这种成本。现在有时候修个空调八九百元钱都有,那时候我觉得你对消费者是一种伤害,我当我伤害别人时候,你就在伤害自己,为什么?因为别人上当受骗以后再也不会用你的产品。

李江:董总他是了解用户需要什么,反射回来的。中国的空调之所以今天走到世界上的舞台,能做到销售第一,使用第一和出口第一,这个与我们国家的空调界不打价格战,这个是分不开的。而且一个高质量的发展。董总我记得她上任的第一天就到合肥通用所来跟我们谈。

李江:就是董总提出来了,就是对我格力的产品你要严上加严,所以这一点就是我们很敬佩她,带领整个行业一直都是高品质的往前走。

董明珠:因为我以前也关注质量,但是我只能就是说提要求,他还不能很认真的做到位。我们技术人思维也是有问题,总认为我找个关系,我找一个检测机构来,你给我放一马,都是放一马是一个常态词,放一马,找找关系,有时候比如检测产品有点瑕疵。

董明珠:像我还比较追崇质量完美的,所以我上任以后我就马上去找到李院长,我就跟李院长说,我说李院长我们以后可能大量的产品都要拿到你这来检测,但是我不是因为来检测,是因为看重你给我们开后门搞关系,我是希望你更严格把关,因为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家电企业,就是消费者看不到的地方,如果他们没有严格把关,可能我们消费者就是受害者,我就跟李院长我说我们的产品来了以后,你要用鸡蛋挑骨头的这个方法来找我们的问题,就是合格了,你都要想办法能找出不合格,为什么?因为我们在认为合格的情况下,你还能挑出我不合适,让我们进一步提高我们的什么,设计水平和我们的检测水平。所以当时我跟李院长(说),李院长当时的表情是觉得有点。

董明珠:按他讲他跟我也认识,但是我们不是很熟,因为那时候这块我不管,但是他没想到我去跟他提这个要求,我们就由此而打开了我们的感情。真的。

主持人:对,以往大家可能看到的只是我们列出的这些标签上的你,可能看到的只是你的某一面。

董明珠:狂也可以吧,因为没有这种狂劲的话,你很难真的是做成一件事。就像刚才讲我从1995年一直住医院,每年到11月份就住医院,一直要,我住了连续12年。那时候我就在想,你在这个位置了,你就不可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你后面牵涉到整个一个企业的命运。

主持人:勇往直前的这份勇气,确实是很让人敬佩。某一次我们的《对话》当中您也提到过对于从事制造业的一种感觉,看一看当时您是怎么说的?

小片:我觉得我们要具有这种挑战精神,其实制造业其实是一个很辛苦的行业。过去有人说一句话,“前世造了孽,今世做工业”,就是形容我们做工业是很辛苦的,不像搞投资,投资可能一夜之间我就发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