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不造车想做第二个华为?

当智能化的浪潮拍到汽车终端上的时候,要不要和智能汽车打交道,是近几年来,大厂们面临的首要难题。

目前,大家“造车”大概有两种模式,一是不自己造车,但开发智能产品为车企赋能,比如华为、腾讯;另一个是亲自下场造车,比如阿里、百度、小米。

从下场阵营来看,web2.0的龙头们苹果、谷歌、索尼、华米OV已全部沦陷,今年web1.0 PC龙头的沦陷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今年8月,PC时代的巨头联想宣布,联想研究院车计算实验室将专注于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和中央计算平台相关核心技术的研发和应用。

10月,车计算实验室的第一个产品正式上线——联想集团旗下自有研发制造基地合肥联宝科技宣布发布自主行驶域控制器产品 EA-R600,可满足环卫、配送、巡检、物流分拣、货运及人运等自主行驶场景的需求。

今年也有车计算相关的投资,包括车规级MCU、MPU的芯片设计公司芯科集成、多维汽车视觉解决方案提供商中科慧眼。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华为——二者同样深耕电脑、手机前两代智能终端多年,也同样选择赋能车企的路线。

今年8月,联想正式踏上了为智能汽车赋能的征途,目前的两大方向是智能座舱、自动驾驶。

根据浙商证券分析,硬软件解耦使得消费者和厂商更多聚焦于自动驾驶,座舱体验,智能联网等功能,而这些都可以仅通过软件升级实现,跨界选手切入难度不大;

因此,出于成本考虑和用户体验等多重因素,以软件为主的车计算赛道吸引了众多玩家:手机派华为、VIVO、小米,互联网派百度、滴滴等等,都带着自己已有的软硬件技术储备,跨界而来。

早在2018年,全球PC出货量连续第七年持续走低。与此同时,移动互联网和智能化热潮涌来。在这一背景之下,索尼、富士通等等传统PC厂商均放弃了PC业务,转而寻求其他业务。

靠PC业务吃饭的联想不得不在2019年年底公布了3S战略,试图找出自己的第二条曲线。其中车计算就在其第三赛道(行业智能解决方案)之上——围绕核心技术和新兴技术,着眼于3年乃至更长远的基础性和突破性研究,积极探索车计算、元宇宙等核心技术。

这也是因为,车计算和联想已有的业务有着不小的关联。据德勤中国周令坤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联想在消费电子领域积累的高性能芯片、操作系统、架构设计、软件开发等基因优势和生态资源,可以平移到智能汽车上,实现其自身业务和车载业务的联动。

如今,联想的PC业务再度面临下滑危机——IDC数据显示,联想22Q2PC出货量为1,750万台,同比下降12.1%。

今年二季度,联想库存周转天数已升至54.8天,创下5年内新高。并且这很有可能是以后的常态:Intel和AMD在2Q22业绩说明会上预测2022年整个PC市场出货量将下滑10%或更多。

根据偲睿洞察不完全统计,联想在上海放出至少16个职位,包括自动驾驶工程总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负责人、高级硬件经理和软件经理、高级机械经理等岗位。而这些岗位月薪大都 3 万元起步,最高达 11 万元,且一年可拿 14 薪,远超国内部分造车新势力研发人员的平均工资。

二是根据偲睿洞察不完全统计,联想至少投入26亿元“孵化”智能汽车相关的产业。

联想的投资团队们从2017年开始,便对智能汽车领域的14家企业进行投资,投资范围有智能汽车的芯片制造商、智能驾驶解决方案供应商、智能汽车系统研发商、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商等等。

联想此番入局智能汽车赛道,既想延续PC霸主的辉煌,也想甩掉常年只是PC霸主的标签。

跨界选手众多,有小米大投入制造整车,有华为“不造车”提供全栈式解决方案,也有百度、阿里巴巴这类互联网巨头合作造车,联想目前的表态和动作,和华为有不少相像之处: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手机有百万级的应用,PC有万级,电视有千级,车只有百级。而通过华为HiCar,可以将手机中的百万级应用带到汽车中。”

今年8月份杨元庆表示,联想会把业务边界从计算机发展到更广阔的计算领域去中,这其中就包括汽车计算。

华为在早期是做车载通信模块起步——2013年推出车载通信模块ME909T,2014年宣布设计新一代汽车通信框架;2015年得到奥迪、奔驰等车企的通信模块订单······

无独有偶,联想也是从为各大车企做汽车通信相关服务起步——2015年,联想成立全资子公司联想懂的通信有限公司(下称“懂的通信”),主要做连接管理服务。例如帮助蔚来汽车打通车辆后台系统、汽车APP、车辆之间的数据联通,通过23个关键传感器装置确保数据的实时连接获取。

目前已有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合众(哪吒)汽车、零跑汽车、爱驰汽车等造车新势力选择懂的通信作为其车联网服务商。

在5G驾驶领域,在2017年联合德国宇航中心完成5G自动驾驶测试,在2020年联合18家车企共建“5G汽车生态圈”;

在云计算领域,和北汽联合建立1873戴维森创新实验室进行云计算等相关领域的研究。

联想这几年来,也可以说的上是广交好友,但是整体来看主要还是通信这一模块——旗下懂的通信目前是中国85%的造车“新势力”厂商的合作伙伴。

目前,联想仅与一家车企深度绑定,拓展技术边界——2021年,联想与吉麦新能源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并成立了“5G智能生态联合创新实验室”。根据协议,双方将在车联网、云解决方案及服务等领域开展合作。

2019年后,华为逐渐建立起智能汽车“王国”——一套全栈式智能网联汽车解决方案,涵盖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智能电动、智能网联、云服务。

基于这五大模块,华为开发了三种合作模式,向多个车企注入了华为的LOGO:

一是作为手机厂商的身份优势,基于鸿蒙系统,华为能够天然吸引一波华为手机用户。

在车机互动上,基于鸿蒙系统开发的华为智能座舱有着“无缝流转”功能,能够让华为用户有更不一样的体验:

在上车前,用户用手机开着华为的花瓣地图(Petal Maps)导航,上车后会自动流转到车机,下车后又会流转回手机;

鸿蒙系统还支持畅联通话。当你进入车内,只要是同一个华为账号状态下,可以自动从手机流转到车机上,并且调用车内的麦克风和音响等设备,让你直接转换到车内场景。

二是作为ICT领域深耕多年的通信技术巨头,能够快速将其多年积累的信息通信技术能力向汽车行业的移植。

华为先是利用自己的通信优势,用CC(计算+通信)架构替代了传统汽车EE(电子+电气)架构,将现在汽车上的上百个ECU集成到三个平台上(MDC智能驾驶平台、CDC智能座舱平台和VDC智能电动平台)。

再是在各个平台融入了自己的通信基因。例如在智能电动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