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加盟“极兔”速递 为何55天被罚了一百余万元?

随着快递业的兴起,每天都有大量的快递在派发,也新增了很多品牌的快递网点,2月27号,南京市民朱先生向记者反映,说他在2021年加盟了极兔速递一级网点,在随后短短的55天时间内,就产生了各类罚款共计一百多万元。

朱先生告诉记者,2021年8月,他加盟极兔速递,成为一级网点,负责南京丁家庄片区极兔快递的派发运营,同年12月1号开始,公司总部将另一区交由他负责,没过几天就出现了问题。朱先生说:“从12月4日开始,百世快递驿站不给入库,我们没办法送货,配送员只有一个件一个件送,赶不上当天到的件量,造成了55天的滞留。”

朱先生介绍,当时极兔速递与百世集团融合,由于百世快递驿站不允许他们的快递入库,他向总部提出协调驿站将快递进库,并且终止派送,但迟迟没有得到回应,最终导致大量快递滞留,客户不断投诉,从而产生了巨额罚款。朱先生说,就像一个未接电话,配送员不可能每个电话都接到,漏接一个电线元,甚至上百,系统一个快递员几百件,有的送到有个别没送到,把它签收了就要罚虚假签收两百、五百,送一个件才一块钱,55天大概产生了一百一十多万罚款。

在朱先生提供的这份网点罚款表格中,记者看到,电线元,未及时完结工单罚款100元,未准点签收处罚460.7元,网点爆仓处罚1000元,仅2021年12月31号一天就出现各类名目罚款500多项。朱先生表示,他的罚款已经超过一个配送员20%的工资,在一两个月之内极兔速递罚款已经远远大于自己一个公司的全年收入。

朱先生说,罚款共计119万余元,而他应得的派件签收量共计68万余元被直接扣除算作罚款,目前系统显示账户可用余额为负39万余元,去年,他将位于上海的极兔速递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而他也被江苏极兔供应链有限公司起诉,要求偿还罚款。对此,朱先生的代理律师认为,当初双方签订的加盟协议中,并没有关于罚款的规定和具体内容。朱先生代理律师江苏三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玉雪说:“我们认为,从法律上讲,在合同履行中,单方面增加罚款条款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也是不合法的,他们派送一票快递派送费只有一块钱左右,但是罚款全部是在十块五块甚至几十上百,这种标准肯定是过高的。”

在双方签订的费用结算协议中,江苏极兔供应链有限公司留有固定电话,记者多次拨打无人接听,采访中,一位极兔快递网点管理员向记者提供了极兔公司品牌部工作人员联系方式,电话同样无人接听。那么,极兔快递网点产生的罚款是如何制定的?又有何依据?随后,记者致电极兔速递官方客服。极兔速递客服表示,您需要了解罚款,我这边给您登记记录,稍后工作人员会联系您,给您一个完整的解释。

记者联系朱先生所在南京慵懒供应链有限责任公司另一位合伙人,对方表示2月27号下午,作为被告的他们与原告江苏极兔供应链有限公司一起,在法院签订了和解协议,承诺向原告支付欠款加违约金,合计42万余元。南京慵懒供应链有限责任公司合伙人表示:“和解是因为我们想要把账户解冻,贷款下来把拖欠的工人工资发掉,之前我们所有账户都被冻结了,法人的支付宝微信都用不了,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能这样操作。我们和上海极兔速递有限公司的官司没有撤,还是想维护自己的权益。”

江苏极兔供应链有限公司也针对相关报道作出回应:“极兔总部针对全国网络的加盟商有制定相应的考核标准,所有极兔网点均按同样的标准进行管理,这是极兔快递网络精细化管理的重要依托。这项考核有奖有惩,但每一项都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和行业标准。所有极兔的加盟商在签约加盟极兔时,我们也都予以告知。”而多位已退网的极兔速递加盟商认为,罚款过高,让他们负担太重。黑龙江某极兔速递加盟商说:“不合理之处就是罚款过高,可能这个月抓虚假签收抓得严,罚的是500元,要是抓得不严了,就是100元。特别是件货多,忙不过来的时候它的罚款越高,高得我们有点不敢看这个数目,别的网点跟我说,一个月赔个四五万都是很正常的了,他们习以为常,几乎百分之六十的网点都是赔钱的。”

记者了解到,在我国《工资支付暂行规定》中明确规定,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工资的20%。但是极兔速递并不是快递员的雇佣方,所以他们只能对网点进行罚款。而加盟网点是以加盟合同和极兔速递形成了合作关系,那么既然是双方合作,合作的一方为何能对另外一方进行“罚款”呢?

江苏极兔供应链有限公司是基于合同里的一条“快递服务合作期间,甲方及其代理区提供的合作经营相关资料(包括但不限于考核制度/办法、结算制度/办法)均以 OA、JMS 发布的最新版本为准,乙方应及时阅读并遵照执行。”这一条里并没有明确说明要如何罚款,罚款究竟是以什么标准罚?而记者发现,困扰很多极兔速递加盟商的正是这一条款。南京某极兔速递加盟商介绍:“这些罚款都是他们定的制度,每年、每个月都有变化的,有些都莫名其妙就被罚了很正常。我们公司有的业务员不会干的,干完一个月,还倒贴钱,因为罚款派件费根本不够用,有的快递员责任心强点可能罚个一两千,差的罚一两万很正常,去年有个区域快递员他一个人的罚款就十几万。”

那么,既然这么多网点赔钱做买卖,为什么还会加盟极兔呢?多位加盟商告诉记者,他们当初看中的是极兔速递蓬勃发展的趋势,和企业文化口号:在一起,有未来,投入了不少成本之后很难脱手不干,而快递员送一单赚一元,罚款一次几百元的情况屡见不鲜。记者了解到:2021年7月,交通运输部、国家邮政局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指导企业完善考核机制,遏制“以罚代管”,加强对恶意投诉的甄别处置,拓宽快递员困难救济渠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