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海信集团董事长贾少谦:稳住世界第二并缩小与第一差距是海信工作重中之重

对于已经有着30多年出海史的海信来说,在接下来相当长的时间内,这个“掌舵”的角色属于贾少谦。

今年2月14日,他正式成为集团一把手,海信内部这样评价他:思路清晰、口才极佳、对企业发展的战略非常清晰。

对进入调整期的中国家电产业来说,他的这些特质尤为重要。在他之前,周厚健与林澜两个工科出身的舵手,为海信集团深深烙下了工程师印记。

2022年,海信全年营收1835亿元,利润总额122亿元,同比增长20.4%。其中海外收入757亿元,自主品牌占比超过83%。

贾少谦将会给海信带来哪些改变,海信延续30多年的国际化战略会如何走?70后的核心团队如何保证持续性?又将怎样为海信快速打造新的增长引擎,实现经营上的突破?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海信集团董事长贾少谦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

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贾少谦从体育营销、全球化战略、高端制造等多个方面,对海信集团的未来进行全面解析。贾少谦介绍称,“全球化的发展还是要矢志不渝的,海信提出‘大头在海外’的梦想以后,一直在不断地拓展”。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中国制造,一起努力”在世界杯赛场刷屏,海信也成为中国唯一一家连续赞助4届世界级赛事的企业。

为何赞助世界杯?贾少谦说,“全世界的大品牌都走过(这样的阶段),可口可乐、三星都走过,特别是面向消费者,海信因为要走全球化发展的步伐,而且我们也从全球化发展当中看到了这种收益”。

这种收益,最直观地体现在电视出货量上。2月2日,行业机构奥维睿沃(AVC Revo)发布了2022年《全球电视品牌出货月度数据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12月,海信系电视出货量为232.6万台,超越三星(出货量210万台),跃居全球第一,中国彩电品牌首次登顶全球第一。

“坦率来讲,赞助世界杯、欧洲杯的体育营销跟市场拓展一定是有关系的,但是很难去衡定它们之间的强相关关系是可以量化,量化不了是什么关系。”贾少谦坦陈。

作为能够突破国家之间政治、文化、语言等各种障碍的通用性标签,体育营销是世界级品牌普遍采用的一种方式,而寻求这种标签的,也不止海信一家。

2016年,第一次赞助欧洲杯,中国企业只有海信;2021年,第二次赞助欧洲杯时,贾少谦发现,中国企业已经成了欧洲杯顶级赞助的最大输出国——12家顶级赞助商中,中国企业占到4席,超出了荷兰的3席。而本次卡塔尔世界杯官方赞助商中,除了海信,还有万达、蒙牛、vivo和雅迪等,Boss直聘也去了。

“赞助世界杯、欧洲杯,包括F1赛车、澳网公开赛等体育营销活动的背后是走向世界,品牌被消费者认知这条重要且艰难的路,全世界的品牌都走过。”贾少谦说,“我们也从全球化发展当中看到了这种收益,大家会得益于这种发展,同时体育赞助活动也极大地鼓舞了渠道、合作伙伴和我们员工的士气,大家都认为这是有梦想的企业,这是一个可以长期合作的品牌。”

海信产品近年表现亮眼。图为2月9日,海信视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黄岛基地,工人加紧赶制外贸订单 新华社图

从全年各大品牌的表现来看,2022年海外市场电视需求进一步回调,美、欧市场影响最大,以海外市场为主的韩国品牌出货规模下滑明显。中国头部品牌在保持国内领先地位、积极扩展海外市场的策略引导下,凭借产业链优势与成本优势出货规模增长迅速,其中,海信的表现令人侧目,全年电视出货规模在TOP2中占据一席之地。

“这值得庆贺,但只能说是很幸运、很偶然,要在世界舞台上先把第二牢牢掌控住,前有猛虎后有追兵,都会不断地去接受挑战的。”在贾少谦看来,尽管(2022年)12月份海信做得还不错,但是从整个的情况来看,海信比第一差得还很远,所以单月的第一是一个偶然性的因素,长期地保持第二并且缩小与第一的差距,这是海信重中之重的一项工作。

贾少谦多次提到的第一,是来自韩国的巨头三星。市场调查机构Omdia发布的2022年全球电视出货量及规模排名显示,2022年三星全球总出货量为3983万台,同比下降5.7%,排名第一;海信系电视全球出货量为2454万台,位居世界第二,同比增长16.1%,也是排在全球前五的品牌中唯一逆势增长的企业。

“很高兴我们在进步,但是我们知道差距还是很大的,我们还希望能不断地去改善,所以真正的‘大头在海外’的时候,海信的经营质量、海外质量也应该在海外(市场)反馈出来。”贾少谦说。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04年,海信集团时任董事长周厚健就提出了“海信未来发展,大头在海外”,并在2006年被确定为国际化战略。通过体育赛事营销、并购海外企业等方式,海信的海外营收从2006年的不到70亿元,做到了2022年的757亿元。

不过,作为后起之秀,海信的市场占有率还有待提升。“整个全球化的步伐对我们来讲还有很长的时间的路,(我们目前)占有率并不高,距离优秀品牌还有很长的距离。”贾少谦认为,海信的模式过去更多靠量和规模,今后要搞质量,要靠结构改善,真正要成为一个高端品牌,就要突破行业中段的水准。

在贾少谦看来,真正的成功就是随着占有率的不断提升,销售结构要发生很好的变化——高端的产品、大尺寸的电视能够成为主流,彼时,海信才算是逐步地走向了世界舞台,“基本上现在还是在路上,所以我们还是要有清醒的认知”。

在海信内部,有一个自创的词——“还贷后现金资产”。这个词的来历,最早源自周厚健主政时。

“这是我们周厚健董事长在位的时候创的词,意思是作了一个极端的假设,假设海信和银行之间及供应商之间把所有的往来账目全部清掉,一把截止,我们手里还剩下多少现金资产?”贾少谦解释说,也就是说银行的钱全还了,供应商的款全付了,海信手里还有多少现金资产?

这个假设源自于对资金安全的考量,贾少谦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只不过,再次就《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问题作答时,刚成为海信董事长的贾少谦,此次更有底气。

“整个发展过程当中,特别是这几年以来,资金安全对于一个企业特别重要、特别关键,过去海信历史上讲稳健经营,对今后的海信来讲,资金安全更是重中之重。”在贾少谦看来,很多企业不是没有了良好的发展意愿,更多是因为出现了一些爆雷的事件拖垮了企业,不管是房地产还是房地产外的企业都有相似的问题出现,所以抓管理是日常经营当中的重中之重,海信必须保持良好的现金流。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国内多数企业还为融资精于算计时,海信的想法,更像是“家有余粮,遇事不慌”的生活之道,这让其在自身运营上游刃有余,在资本市场,也可以随时拿下看上的猎物。

贾少谦说,海信到去年(2022年)底“还贷后现金资产”剩下大约100亿元,好处就在于真正有了需要的时候,真正有了并购的机会,这个时候不用求助任何人,拿出自己的钱来就可以把企业并购过来了。

在资本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