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狂首富:吃软饭泡名星自带空调坐牢

他从棚户区的地痞一跃变成了“上海首富”,就连坐牢都要自费装空调,这个人就是人称“混世魔王”的。

1961年,出生在上海杨浦区的一个平凡家庭,虽说生在寸土寸金的上海,但的家庭条件一般,不过因为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备受父母宠爱。

的母亲在上海街边开了一家小馄饨店,而其父亲是当时上海一个工厂的生产科科长,虽然夫妻两人都有收入,但周家一共有五个孩子,因此他们家算不上富裕,但也比当时的很多家庭要好很多。

由于学习不好,他在17岁那年就辍学了,先是进入父亲退休前的公司打工,但是因为好吃懒做、不恪守职责被开除。

上世纪80年代,上海掀起了到日本“扒分”捞外快的潮流,整日混迹街头的,也加入了赴日大军。

据媒体报道,在日本,通过倒卖“章光101”生发水,小赚了一笔。然后没过多久,他就遇到了两个足以改变他人生轨迹的女人。

在日本,通过“英雄救美”,帮助香港美女解围。之后,该女子不仅跟他同居,还资助了他600万港元。

然而,没过多久,就对“恩人”始乱终弃,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更重要的女人——毛玉萍。

关于和毛玉萍的故事,流传着很多的版本,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在自己开的馄饨店里看到毛玉萍被顾客骚扰,便出手相救。自那之后,毛玉萍就被深深吸引,不久便确立了恋人关系。

但毛玉萍并不是一位普通的女子,据悉,当时的毛玉萍身家已经不下千万,在东南亚一带又认了两名有势力的干爹。

结婚后,毛玉萍也用自己的人脉和积蓄来帮助发展事业,1994年,原来的小馄饨店正式升级成为一家高级餐厅,为了感谢妻子的帮助,店名就叫阿毛炖品。

这家餐馆并不简单,它依靠富丽堂皇的装修,经常接待前来就餐的政府高官和富豪,这一时期,二人结识了很多显要之人,发展了自己的人脉。当时的阿毛炖品还被上海市民称为“公关食堂”。

与毛玉萍夫妻俩因为阿毛炖品大赚一笔,总资产达4000万元以上,但是真正让的资产实现质的飞跃还是“炒股票”。

当时国家刚刚开市,每个省上市公司都有分配名额,许多大型企业都在等着上市,不过对当时的大部分职工来说现钱比股票更实在,因此十分乐意把手中的股票卖给。便借此机会以超低价格收购了许多企业职工手里的股票。

例如,夫妇在抄底格力电器时,该公司的上市前价格仅2-3元,而上市后却涨到了20多元。

1997年,香港的股市由于遭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一片低迷,大量购入蓝筹股,不久后香港股市强劲反弹,又从中暴赚数亿。

不仅如此,还看上了最低潮时期的上海房地产,以极低的价格在上海大量收购烂尾工程。比如著名烂尾楼“东方伦敦”,他花2个亿买下,再花1个亿装修,转手卖出去就净赚5个亿!

1997年,还在上海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农凯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高达一个亿。

在此后的几年中,以注册、托管公司和收购等手段,先后组织创建了八十多家子公司,依靠这一强大的商业帝国,开始了自己在上海叱咤风云的传奇。

1998年,开始涉足电解铜行业,伦敦期货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都是的主战场。

1999年4月,以8600万港元购入渣甸山白建时道81号900多平方米的独立大屋,与香港富商刘銮雄为邻,并“花3000万港元豪华装修”。8600万港元的买价甚至超过上手业主于1997年楼价高峰时的购入价,令地产界哗然。当时媒体都称为“上海首富”。

那段时间的,身边尽是香车美女,杨恭如、江熙雯等女明星都和他闹过绯闻。

而本人更是狂得摸不着北,2002年以3.2亿美元的身价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1位,可他却不服气的说我的身价至少400亿。

这笔交易,实际购销电解铜只有14万吨,可最终形成的账面数额,却高达199万吨!

根据当年的报道,在16家关联企业之间循环交易,虚开增值税发票4万份,形成245个循环!通过各种复杂运作,从中套现82亿!

“上海首富”被抓的消息很快轰动了全国,在铁证面前,承认了自己的罪行,2004年6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

入狱之后,却依旧不改其狂妄作风,在入狱的第一年夏天,因为监狱里十分炎热,就用了自己的资金,给监狱的每个牢房都安装了空调。

另外,据传言,在狱中的还住着单人间,食四菜一汤,能看电视能用通讯工具,“会见”亲朋不用去专门的“会见大厅”,频率也由他自己定,时常一周能见八九次,由此传出了“在监狱开董事会”。

然而,2006年10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获取了行贿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相关证据,决定对予以逮捕。2006年12 月被上海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2007年1月21日,被依法逮捕。2007年11月30日,上海二中院认定,犯单位行贿罪、对企业人员行贿罪、行贿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

不过,祸兮福之所倚,因为入狱,资产被冻结,顺利躲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后来房价不断上涨,靠着这批地产的升值,虽在狱中却每年都在赚钱,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所有的房产增值后,他净赚大概30亿。

在2013年、2016年、2019年获得三次减刑后,于2020年9月20日正式刑满释放。

2021年4月18日,迎来花甲之年,还在上海外滩的万达瑞华酒店举办了六十岁生日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